加载中...

“丢书大作战”带给我们的思考

时间:2016年12月06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收藏此文 【字体:
导读:近年来,一些调查数据显示,国民的阅读情况实在堪忧。阅读是一 “慢”活,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,加之受到互联网、手机、功利、浮躁等因素干扰,慢下来读一本书,已经是一件很奢侈的事。为此,唤醒国民的阅读意识迫在眉睫。
编者按:
 
近日,“丢书大作战”活动在各地陆续上演。这一活动的目的无疑是希望民众在通勤时分享阅读,唤醒阅读意识。但是,活动遭遇了一些尴尬,有的书被堆在垃圾桶旁,有的直接被清洁员当作垃圾收走。有人因此断言,当下中国社会整体缺乏阅读氛围,这样的“丢书大作战”注定会失败。也有人说,这种尝试值得鼓励。孰是孰非姑且不论,“丢书大作战”却让我们再一次认真思考:我们到底该怎样唤起人们的阅读意识,使大家都热爱阅读并对其保有持久的兴趣?
 
 
“丢书大作战”带给我们的思考
 
日前,一篇名为《我准备了10000本书,丢在北上广地铁和你路过的地方》的帖子刷爆朋友圈。这种翻版自英国的“丢书”活动,随着一些明星的参与,在网上受到极大关注。随后这项活动受到了褒贬不一的评价。点赞者不少,差评者有之。不管毁誉如何,但通过“丢书”活动来唤醒国民的阅读意识,值得肯定。
  
近年来,一些调查数据显示,国民的阅读情况实在堪忧。阅读是一 “慢”活,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,加之受到互联网、手机、功利、浮躁等因素干扰,慢下来读一本书,已经是一件很奢侈的事。为此,唤醒国民的阅读意识迫在眉睫。
  
唤醒人们的阅读意识,需要大力宣传。只有通过宣传,才能让人们意识到活着还有另外一种方式——阅读;才能意识到好久没有翻开一本书了;才能意识到自己肚子饱了,但脑子空了。而宣传,最直接明了的方式就是标语、宣传栏、展板等,其传播效果最直接。
  
在社区,我们能看见各种展板介绍着自己的亮点工作;在马路边,巨幅的广告牌印着商业或旅游标语;在农村,墙壁上也刷着各种宣传政策的话语。人们见缝插针地利用每一块能打广告、贴标语、拉横幅的地方。但遗憾的是,我从没看到一条有关阅读的标语。除了每年“世界读书日”,有关部门在广场拉拉横幅、走走形式外,似乎没有了。
  
项目建设、旅游开发、环境保护、森林安全等很重要,没有这些,我们的社会难以发展,经济难以上升。但是,当我们高度重视物质时,就能放弃对精神的重视吗?物质再丰富,精神跟不上,就像一个人的两条腿,一条肌肉发达,一条肌肉萎缩,肯定也走不快。阅读,就是一道最好的精神食粮,却常常被忽略。
  
在公共空间,本应给阅读留有“一席之地”,但现实是,我们的城市和乡村被大量的经济语言和商业广告所侵占。当然,这个与有关部门对于阅读的认识和重视程度有关。他们始终觉得阅读是件小事,根本上不了台面,那些公共空间,没必要专门留出一块地方呼吁“重视阅读”这件事。
  
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,阅读的问题显得愈突出,愈加引起人们的重视。当一个人跑起来的时候,萎缩的腿会给另一条健壮的腿和整个前进速度带来更大影响。所以,窃以为,是时候在公共空间竖一块关于阅读的牌子、写一条关于阅读的标语了,比如 “鸟欲高飞先振翅,人求上进先读书”“读书之于精神,恰如运动之于身体”等等。让阅读站出来“抛头露面”,不再被放在角落里。
  
或许,一条读书标语,一时难以改变现状,但当这条标语出现的时候,首先表明了政府对阅读的重视态度。此外,标语有很大的提示和刺激作用,当人们看到标语时,会不经意间问自己:“我有多久没读书了?”天长日久,当阅读这个字眼反复出现,自然会在人们的大脑里留下印记,从而产生不可估量的效果。
  
当然,拉一条横幅、立一块牌子,仅仅是一种形式,我想,我们应该腾出更多公共空间,让阅读这件美好的事“安居乐业”。比如,加大图书馆的投资力度、购置读书自助机、建设新型图书城、强化农家书屋的使用等,以此来保障群众文化权利,提升群众自觉文化行为,体现政府为群众创造读书条件的责任和担当。


观点
 
  
请给人们一个阅读的理由
 
鞠锋

最近,“丢书大作战”成为非常火的词。北上广率先引入这一活动,旨在唤醒民众的阅读意识,让他们从“低头一族”中觉醒过来,加入“阅读者”的队伍。但事与愿违,有媒体报道活动中竟出现“没人看的书被保洁收走”的尴尬局面。
  
记得曾经看到过一则关于“农家书屋量急剧增加,达到多少家”的新闻时,心里非常高兴,但高兴之余又有些忐忑,忐忑究竟有多少人能够来到农家书屋借阅?后来听一位朋友说,这些农家书屋建立的设想非常好,但利用率很低,别说成人了,连正在求学的孩子都很少前往借阅。
  
有人说农家书屋藏书种类有限,满足不了孩子的需要。可到各级各类图书馆借阅的人也不多。现在,活动越搞越多,书屋越建越多,为什么读书的人越来越少?如果没有读书的人,搞再多活动,建再多书屋,又有何用?现在缺的不是书,缺的是读书的人,只有搞清楚大家为什么不愿意读书,才有可能遏制读书人越来越少的尴尬局面。
  
为什么大家不愿意读书呢?我总结有三个理由。
  
一是图书太枯燥乏味。现在有些书,要么晦涩难懂,到处都是新名词,故作高深,不知所云;要么粗制滥造,难以下咽,读着读着就想睡觉。面对这样的作品,难怪民众不愿意读,也不想读。
  
二是没有读书时间。这是现在很多人为不读书辩解的理由,他们宣称,自己太忙,忙于应付工作,忙于应酬人情,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,哪有时间读书。
  
三是读书没用。读书很难立刻见到经济效益,这成为很多人不读书的借口,甚至有人振振有词:“你读了那么多书有用吗?是多买了一件衣服,还是多拿了一分钱!”
  
因此,要想改变成人的阅读意识很难,除非国家花费重金奖励爱好阅读的人,刺激成人的阅读功利心,但这非一日之功。
  
我认为提升阅读意识的真正希望还在于孩子。只要我们能够引领孩子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,整个社会的阅读氛围就会慢慢得到提升。而要培养孩子的阅读意识,单靠学校不现实。现在很多学校非常重视阅读,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,但效果不佳,根源在于很多家庭没有读书氛围。要想推动很多家庭变成书香家庭,必须从社会层面,或者政府层面的力量介入,不能只是简单地给成人或者孩子提供书,指望他们“自我觉醒”,而是要对一些在书香方面有所进步的家庭进行表彰和奖励,对孩子成长过程中的关键性考试进行加分。通过这些看似功利的举措,倒逼孩子甚至整个家庭阅读。
  
所以,要想提升民众的阅读意识,必须先从孩子入手,还得社会和家庭共携手。


探索
  
缓坡阅读花自开
 
熊纪涛


现在的学生爱读青春小说、玄幻小说之类的书,我没有简单反对,而是拿出一节课,请他们畅谈读后感。从学生畅快淋漓、手舞足蹈的发言中,我听出了门道:错综迷离的语言风格符合学生试图高深成熟的心态,神经错搭的思维模式符合学生渴望自由而无力摆脱的现状……这些书的品质虽不如文学经典,但并非诲淫诲盗之类,学生偶尔看一下也无妨,教师不该一禁了之,应智慧引导。
  
古人说:“禁不如疏,疏必有致。”经历学生发言探讨这一步后,我便实施阅读引导的第二步,给学生推荐郭敬明、明晓溪、韩寒等人的青春文学作品,在一个月后组织了一次青春文学畅谈会,学生发言指出,这些书读了就忘了,缺少值得回味的地方。我便追问:“要想提高文学素养,学习人类的智慧,看这些书行不行?”他们大多摇头。这时,课代表举手:“老师,您认为我们该看什么书呢?给我们推荐一下吧!”我答应推荐书目,但需要筛选。
  
趁着学生等我筛选书目的空档期,我从《韩非子》《西游记》《世说新语》摘选出语言浅近、意趣丰富的段落,印成材料,分发给学生。由于内容不多,学生一节课就能读完,并能领会旨意,我顺势请学生说出材料选段出自何书,不少学生答对。随后,我又将网络上广泛流传的100本名著浓缩成的100句经典摘录下来,故意不写明出处,让学生用一堂课的时间猜测出自哪本名著,再由课代表利用晚自习公布答案。课代表说,在答案公布前,不少同学私下找她说好话,迫不及待地想打听每句话的出处,因为他们觉得这些句子很有思想,语言也很优美。
  
学生一旦有了思想,心灵便会逐渐排斥低俗和庸俗的书籍,精神品质在阅读中就会呈现螺旋上升的趋势。两次大讨论后,学生阅读进入了新阶段。于是,我将《培根随笔》中的《论友谊》《论人生》等单篇文章分别掺入到时下流行的《中国古代我最向往的十个时期》《人生哪能只如初见》等散文随笔中供学生阅读,同样不注明作者,以便让学生评选本周最喜欢和收获最大的文章。我发现,培根的《谈美》《论友谊》《论读书》,学生的投票较多。
  
在选印培根的6篇随笔后,我隆重推荐了《培根随笔》这本书,并讲述包括从作者的人生经历到文学科学成就至选本译本情况,学生听得津津有味。后来,我调查买书情况,买来《培根随笔》的人达到五分之一。就这样,学生在完成从句段到篇章的阅读转变后,又实现了从单篇文章到整本书的阅读转变。
  
在阅读《培根随笔》的日子里,有5个学生明确向我表示,不再害怕作文,句子想优美就用修辞。突然间,我发觉学生阅读《培根随笔》效用良多,其培养了学生的文法之根和性情之根。于是,买于丹的《<论语>感悟》、安意如的《陌上花开缓缓归》《人生若只如初见》等书的学生多了,还有人买来卢梭的《瓦尔登湖》、简·奥斯汀的《傲慢与偏见》等文学经典,这让我欣喜若狂。此刻,教学的感觉是那样的曼妙而轻盈。因为这是我精神坚持的胜利,也是我应用智慧的胜利。此后,我更加坚信,缓坡阅读慢慢来,学生终会走进阅读经典的大门。
  
陪伴学生阅读,是教师生命中最长情的告白。在师生共同漫步书林的时光中,我为了弥补自身不足,每学期放假前总会进行一次网购图书千元计划。期待开学后,和同学们一起谈论“寒假读书心得”“暑假里我读的书”。当我读完西方的一些哲学经典时,我的语言和思维会有欧化的痕迹;当我读完中国先秦的文化经典后,语言和思维又开始带着文言雅化的特征。经典价值深厚,既然能吸引我畅游书海,也必会吸引学生聆听那些圣哲先贤的诉说。
  
道不远人,经典也不远人。相信,在陪伴学生走过花花草草的浅林后,我们必会走进文学艺术的经典森林散步寻美。
 
 
感悟
 
假如读书是一种行为艺术
 
林 颐
 
诗书传家的世家门楣,经常雕刻有“敬惜字纸”此类教诲。在乡村传统教育中,长者们会告诫小辈,若是看到有字的纸张碎页要“见者须当付火中,或置长流清净处”。古人还有“焚香夜读”的习惯,案头置一香炉,夜深人静时,洗手更衣,于缕缕青烟、郁郁芳香之中展卷阅览,真是风雅之至!
  
在国外,读书亦受到人们的重视。在古腾堡印刷术发明之前,读书于欧洲人是一件极奢侈的事。古希腊时期,贵族家中经常养着会识字读书的奴隶,晚宴之后便聚集家人、邀请亲朋,听奴隶诵读书中故事,在当时这是一项很有品位的社交活动。中世纪的欧洲是文盲与武夫的世界,连国王都没几个能识字的,文化只能残存在修道士的手抄本里,这些手抄本往往都是厚重的羊皮卷,并且还装饰以绿松石、紫水晶等宝石,与其说它们是书籍,不如说是供人们瞻仰的贵重财富。可见,书籍之于人类是不可或缺的存在。
  
读书是一种行为,不过很多时候,它不只是一种行为,更表现为行为的艺术。如前文种种,很难说就是“为读而读”,还比如买砖头精装书,放书柜装门面。而最近流传的“丢书大作战”又何尝不是呢?这项活动源于英国著名演员艾玛·沃特森发起的一项读书分享活动。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活动据说是因为伦敦地铁网速太渣,很难刷游戏,聊天时经常掉线,加之伦敦人本身就有在地铁读书的习惯,所以这项活动开展以来广受伦敦人好评。而在北上广地铁效仿这项活动未免有点水土不服,犯了行为艺术的大错,导致最后大家都尴尬。
  
从行为艺术本身而言,其目的往往为了传达某种理念。当杜尚拎着马桶进入博物馆,并用安格尔的名画“泉”为之命名时,他是以“生活就是艺术”的宣言向主流艺术发起挑战,这个马桶因此成了名闻遐迩的艺术品。但是,杜尚只有一个,第二个、第三个敢拎着马桶进博物馆的人,大概只会被警卫当作疯子收押。
  
从“丢书大行动”的出发点来看,想必是为了唤醒公众的阅读习惯。在我们身处的这个E时代,人们埋头于网络社交,沉浮于信息海洋,读书的时间被一再挤压,很多人说没有时间读书,其实时间总会有的,就看你是否愿意“挤”。我的一位朋友,她的包里随时放着一本书,在所有等待的碎片时间里,当其他人在刷手机时,她在刷书,就这样,她一天能比别人多看100多页书。对于真正爱读书的人来说,读书早已化作了一种本能;对于不读书的人,你丢再多书也没用,他压根儿不会翻开。
  
因此,在“丢”书之前,你得让人有“想读”的念头,否则丢再多也是白搭。明星站台,让粉丝掀起“和偶像读同一本书”的高潮,这主意是好的,但有些网友“炮轰”明星,批评明星作秀,这炮火打偏了,其实明星中也有爱读书的,发挥他们的公众号召力挺好,哪怕是作秀,如果有正面效果,有何不可?当然,如果在“丢”书的前期多做些铺垫,多营造些读书氛围,后期再进一步深化,或许能实现活动的真正价值。
  
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读书传统的国家。为什么总要低劣地学别人呢?我们可以用自己的独特方式引导人们重视阅读,比如“汉字英雄”“听写大会”这些活动就很好。
  
行为艺术不是模仿,不是兴之所至。庸俗的复制通常是浅层次的,缺少精神层面的追求,所以绝无可能成功。如果想要把读书当作行为艺术,未尝不可,但请在形式包装和实际内涵方面多下点功夫。如果做不到,就不要“艺术”,只要“行为”——翻开书,读吧!
 
 
(作者:白亚丽 编辑:lcy369)
0
 以下是对 [“丢书大作战”带给我们的思考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甘肃教育出版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陇ICP备14000024号
Copyright © 2011-2014 Powered by www.gsedum.com,All Rights Reserved
咨询电话:0931-8439664 15719330389 13919888493 邮箱:admin@gsedum.com